“成山头吃会”——当年渔村社会的独特风俗 老“半主子”遥想吃会当年

时间:2014年01月26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收藏此文 【字体:

“成山头吃会”——当年渔村社会的独特风俗 老“半主子”遥想吃会当年
现在的“海岛会场”就是当年的龙王庙,吃会开始前,要到龙王庙上香。

      1949 年以前的中国乡村,“吃”是头等大事,实际上是民众在“活下去”这一最低人格层面挣扎的残酷轮回。“成山头吃会”却因“吃”成“会”,超越了个体“活下去”的困境,萌动着传统乡村社会对自身分散经营局限性的超越,是乡民对传统村社结构的制度创新。

  今年4月16日,农历三月初三,销声匿迹60 多年的“成山头吃会”重新开场。老渔民因此重温记忆,游客享受口福之余,更感受到渔村社会的独特风俗。

  “成山头吃会”源于当年渔业生产的协作关系。成山头脚下的大西庄村地处龙须岛中心,村南是一片海滩,这里是当年成山头吃会的大本营。

  “脚子”主人,召集吃会

  大西庄村村民袁文明生于1922年5月,从他记事,袁家就有一条风帆加人工摇橹的“脚子”,这种小渔船长两丈,宽7到8尺,深3尺,能装4千多斤鱼货,是当时成山头一带渔船的标准尺寸,比现在的挂机舢板大点。

  但这是一笔很大的财富,在当时100多户的大西庄村不过十几条“脚子”。有了船,就可吸引无船户的散网入伙,更可抽取整条船全年收益的一半,这是船主又叫“半主子”的由来,直到1940年3月,袁家都是大西庄的“半主子”。有“脚子”是召集吃会的前提,但这还不行,“半主子”须有丰富的看海经验,否则,整条船收成不如别家,人家也会撤网散伙。

  袁文明的父亲兄弟三人,老大袁衷治、老二袁衷古、老三袁衷进也就是袁文明的父亲,袁氏三兄弟没有分家。袁衷进虽小,却是看海、行船、打鱼的行家,是他家那艘船上的“老艄”(船长),上了岸,也是家族说了算的人,能力决定地位。那时,谁经验丰富,谁家打的鱼就多,谁受尊重。

  从袁文明记事的1927年起,到1940年春日本鬼子在大西庄南海滩的大石硼上修起岗楼,他家吃了十几年会。袁家作为主会人,吃会的有亲朋、渔伙计和家属,还有别船老艄(船长),都是因海上捕鱼这一生产活动而结识的,“热闹得厉害”。

  袁家吃会分两地进行,在“南园”家里,主要是船员家属和小孩,另一场吃会在村南1公里的龙须岛湾海滩上的袁家窝棚。当时,龙须岛海滩有七十多条“脚子”:泊南崖十几条、小西庄十几条、大西庄十条、瓦房庄十几条,东岗村八条,加上几家渔行的。每到吃会,海滩上的七十多个窝棚几乎都有会,除非收入很差。

  橛子决定收成,打橛多家协作

  上世纪前半期的成山头沿海,流行定置网捕鱼。春季鱼虾洄游前,在龙须岛附近海底,渔民打下一根根长两尺、头尖中凹的木橛,手腕粗的葛子藤一头拴住橛子,一头系拴一扣渔网。

  “网就是灶”,是渔民的衣食之源,这个环节决定渔家一年收成,橛位、间距、深浅等都能影响鱼虾入网,是个技术活,也是渔家一年最重要的工作。打橛用一种产自南方、密度大于水的长木杆,数根首尾绑接,长30米到40米,杆底套一个深6寸的圆形中空铁斗头,另绑铁块或铅块配重。长杆很重,打橛也不是一家一户一条船几个人能做的,需要三条船18个人,十几个家庭的协作。

  打橛时,两条船事先用木杠横排同向绑定,中留作业缝隙。打橛时,先把木橛子插入长杆铁斗头,“老艄”指挥两船上的伙计把木杆沉入水下,自己握住杆稍。在他沉闷而有力的“嗨、嗨”号子中,五个壮汉抬起长杆,然后一起猛力下掼,直到木橛深深插入海底,自动脱离铁斗头。

  上世纪30年代,袁文明家积累了50扣渔网,同村袁衷新、袁正世各带10、12扣网入伙,袁衷堂、袁文治以及河口村的姐夫蔡志强、小西庄村的周焕元等人无力置办网具,他们上船做“光腚艄”,只出大力。72扣网就需要72个木橛。袁文明回忆,当年他家打橛的经验是,浅海打一排20多个橛子,捕对虾;深海打20多个橛子,捕鹰爪虾;最后到离岸十几里的深海打下一排橛子,捕鱼。如此布置,保证不同的渔汛都可能有收获。

  袁文明强调“打橛子的,一定要去吃会”,重要性可见一斑。

  1937年对虾大汛,袁家“吃大会”丰盛

  1937年春,龙须岛渔民发了对虾财,袁文明至今都感慨“那年大对虾真多”,5扣网就能出一船(4000多斤),而往年装一船需十几扣网。

  当时还招来一艘日本货船,它停泊在海驴岛附近,以5分钱一对高价抢购,而陆上鱼行出价2分5,龙须岛渔民便摇着“脚子”,冒险驶经浪大涌急的成山头海域,前去卖虾。鱼行把收购价抬到3分8一对,渔民才放弃了冒险。对虾汛持续了半个月,袁家的“脚子”共出了约5万斤对虾,发了财。那年的“吃大会”特别丰盛。

  袁家窝棚位于今天大洋渔业、龙须岛水产公司院内,是一栋长9米、宽2.5米的海草房。红白花岗乱石砌起围墙,围起50平方米的院子。窝棚主要是用来存放网具、橹子的。屋里垒有火炕、锅台,为渔民热饭、烧水。

  3月2日,父亲一早就安排“老灶”袁文明哥哥袁文祥去村南斜街的肉铺买肉。文祥挑回一个大猪头、半拉子猪肉(70多斤)、一副猪下货、几捆粉条,还有十多斤糙米。猪头、猪肉入灶,文祥烧火焖烂,备下酒菜。

  3月3日晨,除渔网入伙人、光腚艄,还邀请邻居、亲戚等,有四五十人。先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西霞口美食 河豚

上一篇:秦始皇东巡

下一篇:始皇东巡之射鲛台
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